我为什么做了一家“优质低价”的眼镜店品牌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2-31 14:00   17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望着每天络绎不断地来配眼镜的顾客,我的眼睛里有一些晶莹的东西,知道经过几年的努力,我们基于互联网+的眼镜业务已经拓展到重庆、成都、西安、南京、无锡、杭州等城市,算是取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。思绪回到了几年前。。。。哦,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周睿,是惟妙眼镜的创始人。

前中移动高管的纠结:

对创业这个事,我一开始其实是反对的。几年前在别人眼里,我是风光的,在中国移动做最年轻的高管,拿着数十万的年薪。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前程似锦,一切看上去是那么顺理成章,但。。。唯一的问题是:我的内心并不快乐,春风得意的现在,也许并不是想要达到的未来。

说实话,与这种貌似辉煌的过去说再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,我终于确认过眼神,想起了罗伯特•弗洛斯特(Robert Frost)的诗

《未择之路》

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

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

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

我决定一生要这样度过:

“我不愿做一颗光鲜的零件,我要成为一台动力澎湃的发动机。”

人总是要有点理想的,万一实现了呢?我获得了新生,我要去创业,我要去改变世界!

配眼镜到底该不该这么暴利?

我们几个创始合伙人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,都是四眼,都有很深切的痛点:眼镜卖得太特么贵了,一副进货价100的眼镜,卖你500是交情,卖你1000是行情。深入了解后,发现这个行业还有这些普遍现象,只举几个简单的栗子。

眼镜店说:“我的镜片是防辐射的。”

我说:国家镜片检验标准中根本没有这个指标,什么才算是防住,又防住了什么?天知道。

眼镜店说:“一副眼镜可以戴好多年,当然镜片要选好的!”

我说:没有人告诉我们,树脂镜片寿命一般最多就2年。树脂镜片是塑料的一种,塑料要老化是常识,老化导致很多光学指标都不达标,长期戴一个不合格的镜片对眼睛影响有多大?想想吧。

眼镜店说:“ 进来一个顾客就死命推销贵的。”

我说:合适的眼镜就好,不能让镜镜们白白浪费银子。

我们几个创始人约定,我们至少可以保证做一家有良心的眼镜店。

互联网+为镜镜带来了什么?

有没有办法改变世界,改变眼镜这个传统的行业?互联网无疑是最好的武器,但到底怎么干,我们还是没有确定的方案,但大家对进入这个行业形成了高度的共识。

经过整整长时间的反复试验,我们最终得到了一个真正可行的商业模式:即O2O(Online to Offline)用互联网+写字楼店的模式,网上商城做宣传和下订单,写字楼店来提供眼镜的试戴、验光和售后服务。这种模式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一方面宣传效率的大幅提高,而另一方面房租、人工、存货等成本的大量节约。对镜镜们到底有多少好处呢?我们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算了一下,结果是这样的:同样品质的眼镜,镜镜们只需付出1/3的价格。互联网就有这种神奇的力量!

初心之痛:卖眼镜VS做眼镜

网上来的顾客多了,成本控制住了,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,又一个大坑又悄然而至,当时卖的眼镜从几十到几百一副都有, 眼镜品质参差不齐,顾客刚买的时候感觉很好, 但随着使用时间的延长,眼镜品质上的瑕疵开始慢慢显现。在回访中,我们发现部分客户满意度在不断下降。开始的时候确定不了原因,我就去跟老客户聊天,期望直接发现问题所在,某天有位老客户三个月不到眼镜就坏了,来修眼镜,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:“反正都很便宜,你们服务态度也很好,质量差点也没关系,就是修有点麻烦”。现在可以确定产品质量是问题所在,原因找到了,怎么解决呢?现在行业内大家都是这样卖货的呀!

我陷入了深思,我们做眼镜的初心是什么?改变世界的理想在这种时候感觉象个笑话,深深的痛苦和自责包围了我,难道是被那些信任我们的顾客们认为和其他眼镜店一样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吗?或者说“便宜无好货”吗?不,这些都不是我们想要的。我认为在这个物质过度的时代,最不稀缺的就是一般的便宜货(我就不卖便宜货,就不卖廉价眼镜),而稀缺的是用心做出来的高品质产品,我们创业是想让天下的镜镜们都能戴上高!品!质!低!价!格!的眼镜,因此要去“做”眼镜而非“卖”眼镜。

极致的产品就是死磕自己:

你造吗?中国实际上是世界最大的眼镜制造基地,全球90%以上的眼镜都在中国生产。但是反过来看,中国却没有产生自己的框架眼镜品牌,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大多是其它品牌的延伸品,比如GUCCI、保时捷一类的。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:虽然生产眼镜的厂家众多,但不用心做产品是他们的通病。没有极致的产品,何来品牌?更别说改变世界了。

做极致的眼镜,谈何容易?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个没有一丁点眼镜制造业经验的菜鸟团队来说。我们决定先去眼镜工厂拜师学艺,由于没有眼镜工厂的人脉,一开始都是毛遂自荐,很多时候遭遇白眼,甚至还有被人打出工厂,被恶狗追出一里开外等奇葩事(这些事不能让我妈知道,不然她老人家又要为我担惊受怕了)。初期拜访的20家工厂没有一家愿意和我们交流,生怕被我们偷师学艺。团队的成员有些泄气了,问这样做到底值不值,我说:“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是好人多,之所以被人家赶出来是因为我们的诚意未被别人体会到,如果拜访到60家,还没有人接纳我们,我们就收山!”或许是感动了上天,实际上我们拜访到第31家工厂的时候就遇到了贵人—一位好心的工厂老板听说我们的来意后,与我们进行了深度交流,并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工厂。为了吃透眼镜制造的流程和工艺,我们又提出在他的工厂实习一个月,也得到了他的慷慨应允,有了突破口之后,这位老板又介绍了几家熟识的其它眼镜配件厂,这样我们就逐渐打开了局面。。。

眼镜工厂一角

为了省钱,我们每天和眼镜厂的工人一样,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出租房里,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和室友们的鼾声,在极度疲劳中记录和思考当天的收获。有时候我就有这样的错觉:这辈子难道就和室友们一样做一名平凡的工人吗?事实上在做眼镜的技能上我连这些工人都不如,我可能会输得一塌糊涂。那以前的职场成功是真的吗?我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,产生了不真实的幻觉。但内心的热血提醒我:不!我们虽然都是菜鸟,但我的内心有鹰的梦想,注定我将由平凡走向不平凡,菜鸟也有春天!这期间还遭遇了合伙人散伙,核心员工离职等磨难,是内心的信念支持我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。

我和做产品的同事花了半年的时间泡在各种眼镜工厂去拜师学艺,梳理出了眼镜的很多问题,例如;夹脸的问题,难道眼镜夹脸是必须的吗?当你带上一副好眼镜时,发黄的鼻托的确有损形象,有没有让鼻托不发黄的技术呢?太多了,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,又过了半年,我们找到了全新的解决方案,重新定义了近100个质量点后,我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眼镜品牌!

惟妙(VAMUN)眼镜,我们自己的眼镜品牌

就这样,通过互联网+死磕产品,我们把在品牌眼镜店1200元左右一副的眼镜打到了399元。 很多人问我花这么多的时间来做一副小小的眼镜,值不值?我认为对一副极致的眼镜来说非常值得,你们觉得呢?

惟妙眼镜的实体店

对于以“做极致产品就是死磕自己”为信条的我们这群杠精er来说,除了眼镜本身外,我们还要死磕很多细节,比如服务,眼镜行业的潜规则都是眼镜配好后非质量问题,恕不退换。我们认为这相当不合理,镜镜们完全应该享有自由退换的权利,于是我们推出了业界最高的退换货标准:15天无理由包退,30天无条件包换。就是这么任性!此处应该有掌声哈哈哈。

惟妙眼镜的朋友们:

我们刚做产品时引来了很多嘲笑,说这样做眼镜必死。但那又怎样,只有被diss的梦想才值得去追寻。事实的结果可能要让人大跌眼镜了,我们的验光和服务在这几年积累很多口碑,同时收获了一大波惟妙的朋友。此刻我想说:谢谢你们,是你们的支持给了我安慰和力量,你们才是改变世界的真正动力,在你们的推动下惟妙只管纵情向前!

品牌之路:学习华为好榜样

因为在通信行业多年,很早就与华为等优秀公司有业务联系,我本人多次去华为总部参观学习,并聆听任正非的演讲,我深深领悟到,在中国很多行业缺乏象华为一样的全球民族品牌。

强大的中国崛起一定是由一批强大的中国品牌支撑,中国是眼镜生产大国,却不是眼镜强国,为什么?因为并没有象华为一样的民族眼镜品牌,惟妙也许只是一个小水滴,但我们愿意象华为一样为中华复兴献出我们的绵薄之力。

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